北辰青鳥

泉真为什么这么好!!!

账号交接

钟爱眉兔但确实是个米厨…… 左米固定!!

热衷啥就吃啥,为什么我的脸会黑成这狗样与我的钱真好骗。

【米英】给阿尔弗雷德的一封信

又名《亚瑟.柯克兰的日记》

 

注意避雷,这时候的亚瑟已经有70岁的了,不喜欢的话不要往下看啦qwq这篇真的短!一直很想写,朋友也督促了我几次,所以我算是满足自己的欲望。好想再认真构思写得更长啊!!人好懒(...)


最近翻书写字的能力越来越不如从前了,行动也不方便,大多时候都是靠别人照顾自己。春天的微风吹在我脸上十分舒服惬意,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重新长出嫩叶的树木,这样生机盎然的景色我也只在年轻的时候感觉尤为强烈,现在的感觉像是自己即将落叶归根,我突然想起我的一位故人,我很幸运也很高兴上帝给予了我认识他的机会。我轻轻地动起舌头吐出这位故人的名字,思念的心绪在我心头蔓延开来,一点点的变得清晰,强烈,这么觉得,才慢慢发觉我们已经有将近50年没有见面了,我们的最后一次告别,他在大洋对岸的国家,他的名字叫阿尔弗雷德。

 

我趁现在手还能动,大脑依然清醒便决定写点什么,但在一番思考之后,我最终选择写一封信给阿尔弗雷德。年纪大了,写字也显得更加力不从心,一笔一划写下的字母也不如年轻时的流利顺畅,但是对于阿尔弗雷德的话,我更觉得自己仿佛在用即将燃烧殆尽的生命写下这封字数不多的信。

 

我担心信会因为自己健忘的老毛病给弄丢了,就摘抄了大部分在自己的日记上,但写完之后,我这老眼睛和这颗衰老的心脏忍不住心酸,颤抖。

 

即使过了几十年,这种感情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流去而跟着淡忘掉,像后遗症一样。

 

给亲爱的阿尔弗雷德:

 

好久没有联系了,别来无恙。我又想念起你的声音还有你的样貌了,真该死的,你只留给我你年轻时是个什么样给我,隔了几十年我都快忘了,真想再见你一次,我想重新在脑海刻画你的样子。

 

真希望你能看到这封信或是有个回信,啊...那就再好不过,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就好了。我现在写字好不方便了,你不要笑我,我最害怕你的嗓音太大会把你的牙齿给震下来,但是显然这不大可能,这狼狈的样子你真该嘲笑我一番,可能你现在看过来就不会再说,“亚蒂一直都这么可爱。”

 

还有,现在这时候是春天了,又是一年了,我还活着,真好,我想起了几十年前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你是一个阳光且充满活力的美国青年,年轻帅气,几乎所有人都被你身上散发的光芒所吸引着,你就像大众里最闪亮的星星,正义感可以说得上是多到爆棚,但我真心希望你这一点能稍微自私一些,你的英雄气概总会得到人们的赞扬和祝福,你应得的荣誉,你曾无比渴望的至高无上的荣誉,但是对你和我的代价都十分巨大。

 

你是一位英雄,在最后关头依然与正义肩并肩作战,敌人的炮火无法阻挡你的前进,但你不是不死之身,受伤了也会流血,疼痛一直伴随着直到死亡,我多希望你不要为这战争离开我,我也总是这么自私,但没有理由会阻止你。  

 

你的永远离去对我来说是致命的创伤,无法治愈,时间将那份疼痛抚平了,但伤痕依旧在。

 

我翻找出了你曾经给我留下的木质戒指,时间太长了,它也不行了,我很早的时候又自己按照原来的样子重新雕刻了一下,像你从前给我的那个一样,但是更加精致点,说起来你的手艺真是粗糙,跟你大大咧咧的性格一样。你套在我的手上,像男人给女人留下订婚戒指,你告诉我,如果我们有结婚的机会,你会给我戴上真正的戒指,在教堂上,在神父面前,在上帝面前对我发誓,那时候的你眼睛饱含的爱意甚至可以将我淹没,木质的粗糙戒指像真的有宝石的存在一般在阳光下反光着,像枷锁把我们两个人紧紧的束缚在一起,可惜直到现在我还是等不到那个时刻。

 

阿尔弗雷德。你还记得吗?在我们刚好认识了有一年左右,你带着我跑到了附近小树林去,一路上你牵着我的手带我一步一步往上走,直到我们来到山顶上,夜晚的山顶温度是很低的,特别那时是秋季,你将那件经常穿在身上的飞行夹克披在我身上,你的体温透过我外面那层薄薄的衣服不断传递过来,真想说这是我人生感觉到最温暖的一次。

 

秋高气爽,这时候的夜空很漂亮,你指着天空给我说明各种星宿,“看到那颗最北的星星了吗?”“是北极星。”我回答着,随着你的手指方向向那颗星星看过去。你的手伸了过来,大大的手掌紧紧的包裹住我的手,听着你缓缓地诉说着一切,因为北极星距离北极非常近,看上去就好像是固定不动,像我对你感情一样,永远不会变。

 

该死的...真是最讨厌你了,你这情话哪像是你这个呆脑子说得出来的。但是我被你感动哭了,紧紧抱住你的时候都忍不住啜泣声,我将头埋进你宽厚结实的胸膛,你低沉的声音传到我耳边,不会忘的,永远不会忘的,你的告白,你撒在我耳朵上温暖的呼吸,“我喜欢你哦,亚蒂。”

 

亲吻一如既往的不懂得收敛,略带粗暴的动作总是让我透不过气,又不懂得知足,一声抱歉之后又委屈地说着“再亲一下下...”,很多时候你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得到一点好处之后又贪婪地想得到更多,可惜我这人老爱放纵你,还很在乎你。

 

越到这年纪,心思感觉像个小女孩一样,没办法了,是这样就这样吧。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甜蜜的回忆结束之后就只剩下心酸和难过了。阿尔弗雷德,两个月前我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了美国,天气真好,我给你送上新鲜的花,擦干净你名字上的尘土,不知道是不是我年纪太大产生幻觉了,我感觉你就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大概是我太想念你了,你的时间和照片上的样子还是50年前的样子,而我现在是一个不中用的老家伙了,如果你还活着,现在你是否就站在我的身旁,我们不是在墓前,是在别的任何地方,只要不是有现在这个环境,到处充斥着死亡和哀伤。

 

想在你面前不断说着你的名字,而你也一样。我时日貌似也不多了,真的有另外一个世界,我还想和你在一起。

 

一直爱着你的亚瑟.柯克兰 。   

 

 

 

抄到这里,我还觉得太少了,有很多话我更想对着本人说,如果还有那个机会。我用信封将信纸包好,这封即使寄出去也不会有机会让本人看到的信一直就存在我这里,我想,即使我要死了也要放在身边,放到最后。

 

我轻抚着信封粗糙的表面,外面的微风再次吹起窗帘,风飘拂过我的脸上,像有人在轻抚着我的脸庞,那种昏昏欲睡又十分舒服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了,等我信来的时候家人将毯子盖在了我身上,在之前我好像感觉到了阿尔弗雷德就在身边,像那阵风,转眼即逝。

 

我在最后写下记行字,年轻时有太多话没有说我便在日记上慢慢写下来,庆幸自己的手还能动,千言万语最后汇成了一句话。

 

我永远喜欢你,阿尔弗雷德。                                       

                                                       

 

END

 




评论
热度(48)

© 北辰青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