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青鳥

泉真为什么这么好!!!

账号交接

钟爱眉兔但确实是个米厨…… 左米固定!!

热衷啥就吃啥,为什么我的脸会黑成这狗样与我的钱真好骗。

【米英】失去酒劲的告白

又名 《世界上最动人的情歌》

 

很遗憾,时间有限,短篇也算不上qwq...算是我每星期坚持一篇的产物,这个脑洞源于我朋友给我的,所以我在设大纲时也不是太完善,还是希望读者喜欢。在人物性格上我也做了一些揣摩重新修改了一下,希望能与之前有些与众不同。



在我待在美国的那一年,除了海便是阿尔弗雷德,他的存在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我是第一次因为工作原因离开了一直抚养我长大的英国来到别的陌生的国家。要说不思念大洋对岸的亲朋好友是不可能的,但还好,这短暂的一年我认识了阿尔弗雷德,这360多天也算不寂寞了。

 

那天刚好处于夏季,烈日下的烘烤使我透不过气,特别是刚转来新地方没有多久,要适应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以至于我现在对着晴天心情也比较烦躁压抑,除了到处逛逛或是去附近酒吧借酒消愁我暂时没有想到好的方法来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直到我在离自己所住的地方不远的海那边,我遇见了阿尔弗雷德。

 

他的出现像大洋吹来的清爽海风使我感到呼吸顺畅,也许他有什么特别是魔力,在那之后我不断来到这片海滩,那时他还不知道我,而我像个虚心的偷窥者一般站在远处望着他,这种连我都毫不察觉的热情使他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我这也是第一次正面看着他,这青年比我从远处看到的还要英俊,一件很简单是白色T恤可以清楚看出他隆起的肌肉,多健壮的身体,小麦色的健康肤色跟我常年待在经常下雨的岛国完全不一样,这是我一直所羡慕的,金发蓝眼在美国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外貌特征,但这个人却让我深深着迷,同是男人,对方却散发着不一样的魅力吸引着我,眼睛如此深邃,是蓝天下映衬的海洋的颜色。

 

我看得太入迷了,以至于他在我面前叫了我两三遍还没有回过神。

 

“嘿,你还好吗?我经常在这附近看到你。”

 

他走得是这么近,那种下一秒会贴紧我身上的感觉让我脸上开始发烫。

 

“啊..是的,因为这里挺适合散步的。”

 

“你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说的话让我有些疑惑和意外,他接着说,“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叫我阿尔弗雷德就好。”

 

“亚瑟.柯克兰,很高兴认识你。”

 

这是也是我跟阿尔弗雷德第一次正式认识,不再是我一个人从远处眺望着他。

 

我们开始经常见面,几乎是每天,我了解到他很多事情,阿尔弗雷德是附近大学的一位大学生,闲暇的时候会经常来到海滩上弹吉他。

 

“我没有见过你弹过吉他?”

 

“我每天都有弹,这方面不错的,你真该看看海滩上差不多所有美女围着我时的样子。”

 

我扑哧笑了,“也许就是那些女孩子围着你的时候我才看不到你弹吉他的样子。”

 

他抱来了他那部吉他,配上阿尔弗雷德真的很适合,“你会唱歌吗?我现在想听你弹奏一曲。”

 

他有些羞涩地挠着头,似乎有意想别过我这个问题,“呃,会吧,一点点,但是不大好。”

 

真是含糊的回答,但是可以听得出来他这方面应该不擅长,无论外貌还是能力上几乎完美的大男孩也有自己不擅长的东西,这一切也是理所当然,如果他再加一个擅长唱歌的技能,我相信全世界的女孩子都会围着他转。

 

这是我接下来每天的日常,下班之后跑过来这附近的酒吧,跟他聊一下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还有抱怨上司老是无缘无故给自己一大堆不必要的工作,每次我说完,他总会笑着望着我,一边说着,“亚瑟,你真是个可爱的人。”

 

这一句话总是会把我记得溃不成军,我也只能带着害羞到脸红的脸低下头慢慢喝着酒,因为酒量一直都不好,所以喝得特别少,特别是一次在阿尔弗雷德面前发过酒疯,其实我已经有些不大敢喝酒了。不过也是那一次,我终于确定了与阿尔弗雷德是关系。

 

那也算是我喝酒喝得最多的一次。

 

那天,酒吧的客人看到我那副醉醺醺抱着酒瓶说着胡话的样子,导致不少人都离开了,同行的法国朋友在遭受到不少后面传来的眼刀之后只能无可奈何打开我手机翻找我手机的第一个联系人,我完全没有想到一个竟然就是阿尔弗雷德,好吧,我承认自己几乎每天都会跟他通一个电话,打给阿尔弗雷德的次数比打给我家乡的母亲还多。

 

在阿尔弗雷德到达酒吧的时候,我差不多是不省人事,还有会抱着酒瓶嘀咕着,“阿尔弗雷德为什么变得这么滑溜溜的...你减肥成功了吗?”

 

我听到我那位朋友不怀好意的笑声,在感觉到有人拉起我时并将一件外套披在我身上,我瞬间感觉到一阵安全感,外套上有股熟悉的气息,像海洋吹来的清爽海风的气息,啊,我当时喝醉之后的脑袋迷迷糊糊地想着,我认识这个人,我知道他的气息,还有他的样子,是阿尔弗雷德。

 

“亚瑟?你还好吗?天啊,他到底喝了多少?”

 

阿尔弗雷德抱怨着,但还是将我背到了身上,我好像出于本能一般搂紧了他的脖子,真是结实的肩膀,明明跟自己差了不过四年。

 

但是这个后背好温暖啊,阿尔弗雷德身上的热量源源不断地传递到我身上,真是好让人喜欢。

 

“阿尔...”

 

“嗯?”

 

“这下面比我大...”

 

在阿尔弗雷德察觉到我的手不自觉地摸到他下面的时候,他反应剧烈地把我的手给抖开,“醉鬼不要动!”

 

“没兴致...嗝...”

 

“你不要说话,不要乱动,我送你回家。”阿尔弗雷德将我背高了一点。

 

“我想去你家...”

 

如果是现实我觉得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接着酒后的任性我把自己一直以来想说的想做的事情都做到了。

 

我就这样被他仍在他卧室的床上,缩起身子抱着充满他味道的被子,即便酒劲很厉害,但是我清楚自己想来阿尔弗雷德家里还有一个目的。

 

阿尔弗雷德的后背好温暖,他的手掌也是这样,温暖有力,着迷...还有喜欢,对,我喜欢上他了,我知道我待会要说的话可能会被他赶出去,但是什么总要做过才知道结果。

 

眼睛因为犯困带点泪水,视线稍微有些模糊但还是看清了阿尔弗雷德在我面前脱掉上衣的样子,我忍不住多看几眼,无论怎么样的阿尔弗雷德,脱衣的时候那性感总是让旁人脸红,即使身为男性的我看着他那饱满完美的身体还是有种强烈的窒息感。

 

随着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移开视线,将自己的头部按在被子上。

 

“亚瑟,你现在满身都是酒气,要先洗个澡吗?”

 

“呃...呃,好,要洗澡。”我现在几乎像个刚开始牙牙学语的孩童一样,说话艰难,言语不清,该死的,我被这个男人估计是迷魂了头。

 

我抓过他准备好的衣服和毛巾去浴室随意冲个澡,我刚刚想要对他说什么来着,结果全都被自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如果不说就没有机会了,离自己回国还有三个月,时间越来越短,想表达自己对阿尔弗雷德心意的机会也越来越有限了,真该死的,是个男人就要毫不犹豫!结果到这时候却像个青春恋爱的小少女一般。

 

洗完澡之后酒劲已经没有先前这么厉害了,说出口反而更加没有勇气,亚瑟.柯克兰真是个废物。

 

我自嘲着,甚至有些自暴自弃。

 

离开浴室之后我看到阿尔弗雷德已经穿好衣服看着电视上的节目,简单的招呼之后我做到他的旁边,没有缘由的来到他的家里,接受他对我的出于朋友的关心,可是渐渐交往开来,我开始更加贪心,渴望的不再是朋友那种关系,是更深一层的。

 

我望向阿尔弗雷德的侧脸,真想亲上一口。

 

内心的煎熬和对结果的期待,我的手情不自禁地抓紧阿尔弗雷德的衣袖,在对方疑惑地望向我时,我已经害羞到不敢出声了。

 

“怎么了,亚瑟?”

 

“阿尔弗雷德介意同性触碰自己吗?”我的头低得更低了,甚至不敢看向他。

 

“为什么问这个?你现在不是在触碰着我吗?”

 

“混蛋!这不一样!”

 

我为阿尔弗雷德脑子有时候总是慢一拍而感到着急,该机灵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反应快呢?

 

口头不如行动,这次我真得夸奖自己是多么勇敢,这种敢死队精神令我都佩服。

 

该死的,难道要我行动你才能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我吻上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我感受到他的体温,他心脏的跳动声,血液的流动,感觉得到,一切是这么强烈,是阿尔弗雷德啊。

 

在对方惊愕的表情下我内心有些恐惧地离开了他的嘴唇,看来这种美好的时刻也就上一秒发生的事情了。

 

“亚瑟...你...”

 

“你不要说话了!天啊,混蛋啊,我做什么说什么都这么明显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阿尔弗雷德,我喜欢你!”

 

说出这些话是该需要多大的勇气。

 

为什么我会有种我人生要完蛋的感觉,阿尔弗雷德也没有拒绝我,也没有任何反应,死白痴,你倒是给我有点动作啊,不要让我一个人在舞台上做独角戏这么尴尬!

 

我听到阿尔弗雷德笑出来,越笑越大声,天啊,难道最后也要毁灭我一丝尊严吗?

 

“你不要跟我说拒绝的结果...”我的声音越来越小,被他的笑声给掩盖了过去。

 

他捧起我的脸,眼神是我从未见过的专注,眼睛蓝的深邃,我无言,就这样跟他四目相对。

 

“亚瑟,我说,我也喜欢你,我最喜欢的是亚瑟.柯克兰。”

 

脑子发懵,等等,阿尔弗雷德刚刚说什么?他最喜欢的是亚瑟.柯克兰。

 

这种话简直让人感动到想流泪。

 

“你不许骗我!”

 

“喜欢你是不会骗人的,你是傻子吗?”

 

“谁知道你啊,我怎么看得出来你喜欢我!”

 

“我早对你告白了,你自己没有反应,该落魄的不是我吗?”

 

我吃惊地推开他,“歌?你只给我唱过一首,呃...那首还走调。”

 

阿尔弗雷德尴尬地低下头,“走调那个你就不要说了。”

 

我想起了歌词,阿尔弗雷德有些抱怨地跟我讲,虽然下面有些歌词不大喜欢,但开头他觉得最适合唱给我听。

 

直到我现在还想得起来,他在海滩上抱着吉他的样子给我唱了一首歌。

 

我不会游泳,我爱海,海洋就像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不擅长唱歌,但是他爱亚瑟.柯克兰,开头这段送给亚瑟.柯克兰最合适了。

 

他是这样说的。

 

Walk straight out my dream, like there she is
你就这样径直走入了我的梦乡


How can I make you my chick
如何才能得到你呢


I like you better by my side
喜欢有你相伴


I truly believe, that you the shit
真的很喜欢你该死


And when they try, I'm who you hit
你已深深扎根在我心里

 

 

那个在阳光下总是这么耀眼的大男孩,他弹奏着吉他,对我唱着世界上最动人的情歌。

 

 

 

END

 

 

歌词源于Iamsu!的《By My Side》,值得推荐!!


评论(5)
热度(43)

© 北辰青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