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青鳥

泉真为什么这么好!!!

账号交接

钟爱眉兔但确实是个米厨…… 左米固定!!

热衷啥就吃啥,为什么我的脸会黑成这狗样与我的钱真好骗。

【米英】女仆大人不好惹

分级:R18

下次我他妈不写R18了,好累,可能有不少错字。

→右边这个是上星期更新的《试衣间里面不可说的秘密》,因为老是被吞就重新发链接,只改了前面不顺眼的部分,时间关系并没有全文修改。https://drive.wps.cn/view/l/s8h1qjk  与下文无关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确认关系后不久就同居了,他们吵架的次数可以说是不断得到升温,在生活上稍微有些邋遢的阿尔弗雷德总是让亚瑟.柯克兰每天过得像强迫症发作一样艰难。

 

“你应该收拾一下自己床上的食物残渣!这是人睡的吗?”

 

“这不是你每天拿来限制我吃汉堡的理由,况且我每天都收拾。”

 

“垃圾食品不健康,拜托你看看你自己的体重再好好看一下我每天对你说的话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那你也真该用你那个该死的鼻子或舌头感受一下你每天在厨房造出来的东西是不是生化武器。”

 

“够了!你有本事别进来睡!”

 

亚瑟说完这句就已经后悔了,他的大男孩没有再接下一句话,在摔门出去后甚至不回头看一下站在身后不远的亚瑟。

 

这场争端几乎还是源于自己在小事上各种挑剔,自己很在意阿尔弗雷德,在各种方面上,又希望对方能多听听自己几句劝,但是酿成这样麻烦的还是亚瑟自己。

 

亚瑟缩了缩肩膀安慰自己对方只是一时和自己赌气,过一会肯定会回来跟自己道歉...肯定会。但是他始终站在原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门依旧没有人打开,他下意识地走过去,悄悄地透过缝隙看向外面。阿尔弗雷德不在,有水声,可以猜到阿尔弗雷德在使用卧室外面的浴室。

 

亚瑟有些别扭的性格这时候发挥“作用”,他想出去一探究竟却碍于还在吵架应该让阿尔弗雷德先道歉再出去,最后还是打了退堂鼓,他关上了门重新躺回床上,鼻尖充斥着熟悉的气息,是阿尔弗雷德的,食物残渣的味道其实他刚刚所说的那么浓烈,该死的,他现在特别后悔,是自己没事找事,甚至想着让阿尔弗雷德来道歉。

 

“那你也不要一声不吭就出去啊...笨蛋。”

 

亚瑟只觉得自己眼睛有些酸涩,将头埋进针头里小声地啜泣着。

 

他觉得时间过得挺长的了,从刚刚吵架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这家伙到底还进不进来,他难道真的睡沙发吗?

 

他推开门,望见沙发上已经放好待会睡觉用的被子。亚瑟看着心里一阵发酸,明明我还期待你会回来的。

 

平常睡觉床上至少还有多出个阿尔弗雷德,一个人躺在双人床上显然感觉到空虚和一点点...寂寞。当然这点亚瑟绝对不会对阿尔弗雷德承认。

 

他想起床底上有个箱子,里面那套服装亚瑟只在很久之前弗朗西斯举办的无聊派对才穿过,因为过于羞耻,加上穿了那次之后阿尔弗雷德坚决要求自己不要穿出去外面让人看到,他当然没有下次,因为真的太羞耻了,一个大男人穿着女仆装穿出去外面真的不会被当另类吗?

 

但亚瑟现在真的毫无办法,他想试试某个办法,也许阿尔弗雷德会改变一下注意,这不是为了他!绝对不是!亚瑟觉得穿一个晚上还是可以的。

 

那个袜子还是白色的丝袜,紧紧束缚着大腿的感觉让他觉得很难受,方巾和围裙他也没有忘记,在穿上之后在对着镜子敲了一下自己,第二次见到自己这样穿不心跳才有问题,特别是待会在恋人面前。

 

如果对方真的讨厌那就到时候在说吧...

 

他鼓起勇气,推开卧室门之后,阿尔弗雷德不在客厅,他走到浴室附近,门没关,在墙边看到阿尔弗雷德还在刮胡子,即便留着一点胡渣的他还是那么英俊帅气也是让不少男人嫉妒得生恨。

 

“阿尔...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转过头,他差点把自己脸给刮出血,“亚瑟?你怎么穿成这样。”

 

到底在开什么玩笑?

 

“主人...需要我为你洗干净脸色的...”亚瑟走进一些将阿尔弗雷德手里的剃须刀拿在了手里。

 

阿尔弗雷德往后退了一步,这根本不是亚瑟好吗?上一秒还在吵架,现在突然穿着女仆装走进浴室里不知道图谋着什么坏心思。

 

“不,不了,让我来就好。”

 

“可是...”

 

“你回去把衣服脱了,在这里你只会给我添乱。”

 

阿尔弗雷德转过身,用清水洗干净脸后他发觉刚刚说的话过分了些,如果亚瑟真的没有什么恶意的话,果不其然他听见了背后传来的啜泣声。

 

“该死的...人家都为你做到这种地步。”

 

啊,他哭了。

 

https://pan.wps.cn/l/sk7qoik全文链接

链接都失效了,新链接在评论。


评论(11)
热度(126)

© 北辰青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