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青鳥

泉真为什么这么好!!!

账号交接

钟爱眉兔但确实是个米厨…… 左米固定!!

热衷啥就吃啥,为什么我的脸会黑成这狗样与我的钱真好骗。

【米英】玻璃糖

米英逆转年龄万岁!!小孩子万岁!!

 

设定源自日本一位米英画师マイ的一张米英同人图,刚好设定是儿科医生米x患者英,还是最喜欢的逆转年龄!可能存在一些bug,基本按照我个人见解来写,请体谅orz

 

 

 

 

 

儿科的医生真的很忙,非常忙!这是阿尔弗雷德在儿科实习一段日子总结的,正值转季加上天气的反复无常导致很多儿童都换上感冒等小毛病,医院走廊大多时候都是人满为患。

 

“辛苦你了,接着。”阿尔弗雷德接过同僚抛来的饮料已经迫不及待打开喝了,整个早上没有喝过一口水已经让他相当难耐,因为不是可乐他心里还不满地抱怨着,至少要精神重新焕发还是需要一瓶可乐来补充能量的。

 

“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阿尔在这里实习了挺长时间的,感觉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思索了片刻,“小孩子...很可爱。”

 

看对方还疑惑了一下又笑了起来,说这不像是阿尔弗雷德的回答,不过阿尔弗雷德并不在意这些,他跟同僚闲聊几句后便回到岗位上,毕竟他还有一个每天都迫不及待见到的孩子。

 

医院的走廊都相对安静,这种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地方也不会让人感到愉悦的,但203病房似乎吵闹了些。

 

“不要,我不要打针!护士姐姐都是大坏蛋!”

 

阿尔弗雷德在病房外面听着这带着哭腔的声音,心里一阵发笑也有些无可奈何,他推开房门,果然那个孩子又是这样每天做着无谓的抗拒,每天拒绝护士在他的屁股上扎针。

 

“宝贝,听话好吗?稍微忍耐一下,不然病是不会好的哦。”站在亚瑟旁边的年轻女人将亚瑟的头按在怀里,一遍又一遍安慰着,但似乎并不起多大的效果。

 

“不要!妈妈也是坏蛋!妈妈老是让亚蒂的屁屁疼!”

 

护士手里拿着针筒很无奈也只是看着亚瑟不再吵闹才准备动手,他抬头看向门口站着的阿尔弗雷德,像是看到救星到来一样就差一把泪一把鼻涕扑上去,“琼斯医生!”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表示回应,“亚瑟又脑别扭了。”

 

“是啊,也不是第一次打针了还是这么怕。”

 

年轻女人无奈地笑着。

 

“那是因为真的很疼,针又不是扎进妈妈的屁屁里,妈妈不知道疼。”亚瑟将眼泪擦在妈妈的袖子上,他手指捏紧怀里泰迪熊的样子显然他怕极了待会的针扎进自己的屁股里。

 

阿尔弗雷德靠近点亚瑟身边,“如果亚蒂乖乖打针的话我给你一颗你最喜欢的草莓味玻璃糖?”他边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颗玻璃糖递在亚瑟面前。

 

“不行,要两颗!不对,我想想,是三颗!”亚瑟竖起三只手指在阿尔弗雷德面前,这个孩子真是可爱极了,阿尔弗雷德揉了一把亚瑟质感上乘的头发,坐在他床上将他抱进怀里,“没问题,你说三颗就三颗,那么你要乖乖听话,该打针了哦。”

 

亚瑟在阿尔弗雷德怀里蹭来蹭去,摇头像是在拒绝着,“可是,亚蒂怕疼...”

 

“那你闭上眼睛缩在我怀里,这样就不疼啦,亚瑟相信我吗?”

 

亚瑟闻声没有再说话,他抓紧了阿尔的衣服,当小半片屁股暴露在空气里时他还是倒吸一口气,像是上战场的战士一样忍不住颤抖,“护士姐姐,要轻点,亚蒂不要疼。”

 

“不会疼的,放松点,只要你不乱动是绝对不会疼的。”

 

亚瑟半信半疑地听着,枕头扎进屁股里还是免不了那阵刺痛,不过也就一下子,这个过程根本不会花上一分钟,等针头拔出来时,屁股不要说疼了也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好神奇!阿尔哥哥没有骗亚蒂!”

 

“是吧,英雄可是有办法让亚蒂的屁屁打针的时候不会疼。”

 

阿尔弗雷德自信地拍拍胸脯,看着亚瑟充满崇拜的眼神望向自己都让他有种骄傲自豪的感觉。

 

“那你也不许反悔哦,亚蒂乖乖打针了,你要给亚蒂四颗草莓味玻璃糖。”他伸出他的小手掌摆在阿尔弗雷德面前。

 

阿尔弗雷德无奈地笑了笑,他可是清楚记得亚瑟是要三颗的,“不是三颗吗?这次轮到亚蒂说话不算数,这样的话阿尔哥哥以后不会给你玻璃糖的。”

 

“才不是!第四颗是要奖励亚蒂打针没有哭的。”

 

阿尔弗雷德恍然大悟,他翻开口袋时发现只有三颗草莓味的玻璃糖还有一颗橙子味的,“第四颗是蓝莓味的。”

 

“蓝莓味感觉像阿尔哥哥一样,亚蒂好喜欢的。”

 

这孩子说的话真的很甜。他将四颗玻璃糖塞进亚瑟的手掌心里,“你的小嘴巴这么甜让阿尔哥哥觉得你很像小草莓。”

 

“那亚蒂就是阿尔哥哥的小草莓!”

 

亚瑟高兴地笑着,小孩子的笑容和语言没有经过任何修饰,真的像天使一样,“那我就是亚蒂的蓝莓了哦。”

 

直到他因为有工作离开病房时,看着亚瑟恋恋不舍地望着他离开,阿尔弗雷德都有些于心不忍,只好安慰他等晚上的时候还过来探望亚蒂,这种承诺才让这孩子更加安心地点点头。他十分信任阿尔弗雷德,相信阿尔弗雷德不会毁约。

 

 

 

 

“琼斯医生真是相当年轻呢,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像你这么年轻又优秀的医生真的难得一见。”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感叹地说。

 

“谢谢教授夸奖。”

 

“很不可思议,你的到来让那个曾经不愿开口说话的孩子现在活泼了不少,没记错你们相处了也有两个星期了。”

 

“教授,您是说亚瑟吗?”

 

教授点点头,“是的。”

 

阿尔弗雷德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对亚瑟的了解也只是在病历和其他人口述才知道一些的。

 

“按照现在情况下去,亚瑟那孩子也很快出院了,琼斯你这次做得不错。”

 

“谢谢教授。”阿尔弗雷德第二次道谢,工作上的话题结束之后他也差不多离开了,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晚上十点,因为有时候比较忙他还可能在值班室里睡上一晚,但是这不是重点,快十点了,他忘记了白天跟亚瑟的约定,答应他等工作结束之后会去探望他。

 

“该死的,我忙昏了脑子!”

 

阿尔弗雷德对自己有时候会卡机的脑子感到无奈,他现在只担心亚瑟以后会不会还信任他,要是被亚瑟讨厌了他感觉这辈子都得活在愧疚了,虽说他不是故意的。

 

他从16楼往2楼冲下去,他已经懒得搭电梯了,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多人不如跑下去的快,但是从16楼往2楼跑下去也费时,满脑子都是亚瑟会讨厌他的想法已经让他顾及不了多少,他甚至差点摔了一跤,不过他安慰自己说,世界英雄总有不顺利的时候,例如说现在,所以他跑到203病房时已经气喘吁吁,他甚至没有听清有护士在后面喊一句“医院走廊不许跑动!”

 

“亚蒂,我很抱歉...”他猛地推开门甚至来不及打一声招呼,病房里漆黑一片,他透着一点光看了看时间,这时候亚瑟也是要睡觉的,直到他走进听到平稳的呼吸声。

 

阿尔弗雷德还是毁约了,他都不知道白天怎么跟亚瑟解释。

 

他低头又看了看时间,考虑到了今天还是在值班室睡一晚不如就偷偷待在这里,他虽然很担心有护士巡房会轰他出去,但还是希望亚瑟早上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阿尔弗雷德。

 

这是单人房间,并没有多余的床会让阿尔弗雷德躺在上面,为了不吵醒亚瑟,他搬过一张椅子放在床头就把头趴在上面睡了。

 

亚瑟平稳的呼吸一下又一下打在他脸上,很轻很暖和,甚至有股淡淡的草莓味,这让阿尔弗雷德很快进入梦乡,即便是像趴桌子一样地姿势让他的身体很不舒服,但还是沉沉睡进去了。

 

等白天的时候再跟亚瑟解释吧,他这样想着。

 

 

 

 

亚瑟的生物钟很准时的,他差不多七点的时候睁开眼睛,睡眼还有些朦胧,漂亮的绿眼睛像雨后的森林一般美丽,他准备抬起手揉一下眼睛好让自己稍微清醒点,不可思议的,他床边还有个东西!

 

他吓了一跳,一个金色的脑袋趴在他的床上,他可不记得自己床上除了自己还有一个泰迪熊还会有一个金色的脑袋,应该说是个人。

 

看清了那跟在睡觉的时候依然不会倒下的奇怪刘海,认清了这是阿尔弗雷德之后才放轻松了不少。

 

亚瑟想起昨天阿尔弗雷德毁约了,直到他都要睡觉了还没有来,他十分生气都已经想好早上见到阿尔弗雷德该怎么教训这个过分的家伙,不过阿尔弗雷德在他旁边睡着了,亚瑟也不会突然吵醒他的,因为阿尔弗雷德看上去好像很累的样子,他小手指轻轻抚过阿尔弗雷德眼睛下有些明显的黑眼圈。

 

“阿尔哥哥是大笨蛋,明明可以不用趴在这里睡的。”亚瑟小声地抱怨着,不过看到阿尔弗雷德坚持了一个晚上待在自己身边,他也不忍心等他醒来会遭到自己一顿骂了。

 

阿尔弗雷德怎么可能不会感觉到有人在抚摸他的眼睛呢,有点瘙痒的感觉让他挣开了眼睛,他看到亚瑟吃惊地收回了正在他眼睛附近打转的手,还没来得及惊呼一声,阿尔弗雷德就快速地把那只想锁回去的手抓住了。

 

“亚瑟在人家睡觉的时候是想恶作剧吗?”

 

“才没有!亚蒂不是那种坏孩子。”亚瑟反驳道,“阿尔哥哥也是坏蛋,你晚上没有来找亚蒂,亚蒂都睡着了...”

 

阿尔弗雷德才想起这个,听着亚瑟有些委屈的声音他心里揪紧得让他难受,该怎么安慰呢?玻璃糖?以亚瑟现在的心情他估计不吃这招了。

 

“抱歉亚蒂。”他一遍又一遍来回抚摸亚瑟的头,起身的时候浑身简直快散架一样让他还是皱眉了,他低过身子将额头贴近亚瑟的额头,面对面的,早上没有喝水让他的喉咙有些难受,但是并不妨碍他的柔和的声线发出来,“亚蒂生气的话阿尔哥哥会很伤心的。”

 

“如果阿尔哥哥很忙的话,其实...可以不用来的。”亚瑟害羞地红了脸,虽然阿尔弗雷德经常这样跟他额头对额头,但是这次感觉有些不一样,让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对答,什么让阿尔哥哥伤心啦...到底谁才是伤心的那个人。

 

“你可以躺在床上,这样睡的话会很辛苦,亚蒂以前这样趴过,早上会动不了的,而且还会很难受。”亚蒂也有些愧疚地低下头。

 

清楚了亚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抱紧怀里的孩子,孩子的体温真的让他有些受凉的身体感到一阵暖和。

 

“那亚瑟现在是不生气了吗?因为你也在担心阿尔哥哥。”

 

“阿尔哥哥耍赖!不是担心你!如果你生病或动不了,那下次护士姐姐来给亚蒂扎针的时候会疼的。”他突然推开阿尔弗雷德大声说道,这动作让阿尔弗雷德情绪低落了一点,“因为,因为阿尔哥哥会魔法,那种针扎进屁屁里不会疼的魔法。”

 

小孩子的借口真的很单纯,而且意外的很可爱,其实阿尔弗雷德清楚知道,亚瑟还在因为自己迟到而闹别扭,但又怕失去自己又显得慌乱,这点阿尔弗雷德光是看着就能知道,他有些难以置信昨晚教授跟他说亚瑟是个比较内向的孩子,其实并不是,如果对人敞开心扉的话,亚瑟真的超级可爱。

 

亚瑟害羞地偷偷瞄着阿尔弗雷德,因为阿尔弗雷德在他说了刚刚的话之后就没有应答。

 

“亚瑟真是个可爱的小草莓,真不忍心让别人看到这么可爱的小草莓。”

 

“诶?”亚瑟疑惑地看着阿尔弗雷德。

 

“还在生气?”

 

“也...也没有啦。”他拉近阿尔弗雷德把头靠在他怀里来遮挡住他羞红的脸。

 

“那等待会阿尔哥哥再来找亚瑟。”他继续揉着怀里人的头发,他听到了亚瑟若有若无的回应,不用多想也知道亚瑟还在担心阿尔弗雷德会想昨天一样毁约。

 

他低下头轻吻了一下亚瑟的额头,浅尝辄止,等护士来换药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才离开。

 

 

等关上门之后他又想起,按照亚瑟现在的身体情况他差不多可以出院了,这让阿尔弗雷德心里一阵落寞。跟亚瑟相处的两个星期他过得很不错,应该说他很喜欢那孩子,亚瑟出院之后能见到亚瑟的机会也少了很多,或许很难再见到,两个星期的相处也在他跟亚瑟之间建立了一条相当不错的信任桥梁,亚瑟愿意对他敞开心扉,而阿尔弗雷德也愿意一直陪在亚瑟身边,但时间终究不会停止,阿尔弗雷德也有些接受现实。

 

他舍不得亚瑟,等到中午的时候他看了看亚瑟的出院时间,很快,就三天之后,他趁着午饭的闲暇时间去203再去探望一下亚瑟。

 

这次203病房很安静,亚瑟也只有在换药的时间才会比较吵闹。

 

他敲了门之后再推开,亚瑟的啜泣声也传到阿尔弗雷德耳朵,他着急地走了过去,“亚瑟?”

 

亚瑟缩在妈妈的怀里哭泣,他转过头,那眼角红肿的样子虽然在以前看亚瑟打针的时候见过不少,但这一次也没有打针,看到亚瑟因为某些事情而哭成这样阿尔弗雷德心里真的难受,像有针扎一样。

 

“阿尔哥哥...亚瑟不想出院,我想要阿尔哥哥。”

 

他拽进妈妈的衣袖,哭得太久让他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很抱歉,琼斯医生,这孩子有时候也是让人比较困扰。”

 

“不,并没有,我很喜欢他。”他接过亚瑟妈妈怀里的亚瑟,等换到阿尔弗雷德怀里的时候亚瑟已经已经安定了不少了。

 

“我也很舍不得亚蒂,不过你要相信,阿尔哥哥一直在这里,不用害怕见不到我的。”

 

一如既往令人安心的柔和声线。

 

“可是亚蒂想每天都见到阿尔哥哥,想今天早上醒来就见到阿尔哥哥一样。”

 

阿尔弗雷德顿了顿,怎么办?该怎么回答。他心里有些慌乱,直到见不了,一切承诺也只是像说白话一样。

 

“亚蒂还记得吗?我是你的蓝莓哦,既然是你的,阿尔哥哥就不会离开你。”

 

“可是见不到了呢?”这让阿尔弗雷德有些哭笑不得。

 

“只要你一直相信我们会见面,就一定会见到,从来就不存在见不到,再这么多问题阿尔哥哥也是会生气的。”

 

“阿尔哥哥不要生气!亚瑟相信,亚瑟会一直相信!”他抱紧了阿尔弗雷德,像是怕失去他一样,同样的,阿尔弗雷德也紧紧抱紧这个小男孩的身体,阿尔弗雷德有力的心脏跳动就是对亚瑟最好的镇定剂。

 

 

 

三天过得很快,早上的时候看着亚瑟妈妈收拾好行李牵着亚瑟的手来到阿尔弗雷德面前道别的时候,亚瑟还是一副欲哭的样子。阿尔弗雷德望着这对母子回到车里,渐行渐远的车辆也带不走阿尔弗雷德不安的心情。

 

203病房空了好几天,又来了新的病人,也是个金发碧眼的男孩,这个特征让阿尔弗雷德想起了亚瑟,亚瑟也好几天没有跟他联系,虽然跟他母亲交换了电话号码,说亚瑟想念他的时候可以打过来聊聊天,但翻来翻去都没有一个未接电话是亚瑟打来的,他不禁感到失落。

 

最近的情绪并不是很好,上头大发慈悲地给了阿尔弗雷德三天休假,这真的非常难得,他也有机会回去打理一下在市区的公寓,已经好久没有回去了,再去打理也是很费时间。

 

阿尔弗雷德在找钥匙的时候翻了很久,正当他想抱怨的时候他听到了后面有人在叫他,熟悉的声线,是一个男孩的,好像不久前听过,他回过头,一条短短的鹅卵石道路隔开了两个人,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几天前在医院道别的亚瑟·柯克兰。

 

“阿尔哥哥!我们又见面了!”

 

亚瑟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一把扑向阿尔弗雷德,突然而来的冲击让阿尔弗雷德踉跄了一下。

 

“亚瑟?!”阿尔弗雷德还非常吃惊。

 

当回过神来他看见了亚瑟的母亲,原来亚瑟的家就在自己公寓隔壁,不可思议,他们居然是邻居!

 

亚瑟一家搬来并不久,加上阿尔弗雷德回来没几次根本不知道隔壁搬来了新住户。

 

就像之前说过的,只要一直相信着会见面就一定会见面,亚瑟跟阿尔弗雷德也一直相信着,但只是分别了一星期不到都让他们特别难受。

 

不过没关系,日子还长,彼此还是邻居,日后见面的次数和时间已经不是用数字可以形容的了。

 


评论(2)
热度(69)

© 北辰青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