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青鳥

泉真为什么这么好!!!

账号交接

钟爱眉兔但确实是个米厨…… 左米固定!!

热衷啥就吃啥,为什么我的脸会黑成这狗样与我的钱真好骗。

【米英】情书


【这个脑洞很久的了,但是因为学业问题一直都没有什么时间,写的时候也相当急促,所以效果并不是很好还希望有人能喜欢。一直都很喜欢正在经历初恋的米英,特别是告白的时候,甜蜜美好,特别耐人寻味。这次设定选的是一直都非常喜欢的校园米英,并没有怎么展现出青春期男孩们的感觉,已经尽力了orz毕竟能力有限】



虽然阿尔弗雷德在学校非常受女孩子们的喜欢,但是人家心里也是有人的了。再怎么不想承认,事实确实如此,他喜欢上了学生会会长亚瑟·柯克兰。

 

这很莫名其妙,按道理来说即便亚瑟是个男的,但是亚瑟的性格完全不是阿尔弗雷德一直所追求的类型,不过阿尔弗雷德却总是被亚瑟一些细微的动作给吸引到,该死的迷人!这难免让他有些心浮气躁,自己喜欢亚瑟·柯克兰,却还像个傻瓜一样单方面喜欢,这简直就是最没有用的废物,必须要拿出一点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意思。

 

例如老是在进入校门口前故意把自己衣领搞得乱七八糟,虽然有些毁形象,但效果极佳,亚瑟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些细小的细节,他在抱怨的同时也总是会帮阿尔弗雷德整理好那乱糟糟的衣领,这既能低头看到亚瑟白净的脖颈和双手,还能享受到会长大人对自己的专属抱怨,这简直两全其美!阿尔弗雷德内心感叹道。

 

“你几乎每天都把领子搞成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

 

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亚瑟身上一步,这视线让亚瑟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借此想拿话题来避免一些尴尬。

 

“英雄总是无时无刻都准备好拯救世界,所以这些细节我很难注意到。”

 

“但这也不是你仪表不及格的理由,进去吧,要迟到了。”亚瑟让出前面的路,看着阿尔弗雷德推着他那辆自行车渐行渐远的背影。说实话他心的心里也有一些自己大概永远不会说出去的秘密。

 

但这终究不能证明出什么,这种好像失败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阿尔弗雷德走远后心里这样想着。

 

回去后他也想过很多引起亚瑟注意到自己的办法,但大多数都在他的脑补下以失败告终。

 

他也曾收过很多女孩子寄来的情书还有巧克力,比较勇敢的会当面交给他,稍微羞涩点的会偷偷的塞进他的柜子里,虽然有时候觉得比较麻烦,但这些都是为了表达对方对自己的恋慕之情,他也不曾扔掉,但放置太久也只是换种方式浪费而已。他也曾见过自己几个好兄弟的女朋友也是用情书和巧克力来告白成功最后在一起了,这阿尔弗雷德有了一个比较大胆的想法。

 

他从没有想过会是自己主动写情书来交给亚瑟,这种像是小女生面对恋爱的做法,行动上阿尔弗雷德在动笔之前都有些羞耻,但这也是一个方法值得一试,如果亚瑟真的拒绝那就让他给出一个彻底死心的理由再说吧。

 

这个晚上大概是阿尔弗雷德这辈子最难熬的了!他根本就没有写情书的经验,这是他的第一次,虽然看过别的女生给自己写的情书,但是轮到自己写时脑子就一片空白,不是说恋爱中的人对情人有无数情话吗?他自己现在还只是暗恋哪来的光明正大的恋爱啊。

“妈的,真该想想别的办法。”

 

阿尔弗雷德抱怨着,但是气血已经涌上脑子顶端足以让他疯狂。他迫不及待想让亚瑟尽早看到这份他精心写下的情书,可惜他现在别说写了,到底怎么写还是个问题。

 

 

在蹂躏了无数张才动了几个字的信纸后,阿尔弗雷德泄气地看着旁边的垃圾桶,纸团塞满了这个不大的空间导致不少纸团掉在地上无人打理。无奈之下他只能请求自己的兄弟,他已经想好在提出问题时会被朋友怎么耻笑,但如果是为了亚瑟,总该要有些自我牺牲。

 

“晚上好,阿尔弗雷德,如果你不想明天因为迟到的原因而再被柯克兰会长给抓个正着我劝你现在赶紧挂掉电话马上睡觉。”

 

这是他的好兄弟托尼的声音,显然对方正在熟睡时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给打扰,此时语气都是满满的怨气。

 

“打扰你真的很抱歉,看在我们是几年好朋友又是好兄弟的份上,你难道想抛弃你兄弟不管吗?”

 

“够了,赶紧说完,什么事情让你不睡觉都要做完它?”

 

“我记得琳娜跟你告白时,是写了一份情书吧。”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别啊阿尔弗雷德,你几乎收编全校女生的情书!居然盯上琳娜的,你这是图谋不轨!”

 

对方显然猜错的了阿尔弗雷德的意思,这让他赶紧为自己辩解,“你脑子能不能清醒点!我他妈只想问你,情书怎么写!!”

 

这句问题刚落下,电话那头传来很长一段沉默。

 

接着随着一声口哨声响起,果不其然,如雷贯耳的爆笑声让阿尔弗雷德手里握紧的手机都在颤抖。

 

“哈哈哈哈不会吧,是什么人让你亲自写情书给她?我们的校花还是别的学校的?这真是太惊喜了!校园人气王居然也有喜欢的人了。”

 

“我也是个人,这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让你笑得像个白痴一样。”

 

阿尔弗雷德想下一秒就挂掉电话,此时此刻让她有种求人不如求己的念头,他了解他朋友的性格,估计会笑到天亮也给不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拉到吧。”

 

似乎这句话起了定音效果,电话那头的笑声渐渐平息下来,“好吧,其实内容来来去去都是差不多的,我是说,我没看过别人的我就看过琳娜的,都一样。”

 

“你没看过别人的怎么知道都一样?”

 

“情人的话总是充满魔力的,按一般套路来说大多都是夸赞你的好,你的完美,但前提是,对方也喜欢你,不管上面写什么,内容跟这些套路一模一样,都会俘获她的心,像是...”声音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索什么,没过一会就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你就是放开自己来写,不用考虑对方看到是否会嫌弃,你一直写,想想她让你最动心的地方,反正就是,大胆写就行!”

 

“问了跟没问过一样,说得你好像有写过的样子。”阿尔弗雷德语气嫌弃地说着,但他重新燃起一些希望,或许真的找到方向了,“不过谢谢你,托尼。我想我大概知道怎么写下去了。”

 

“我没有写过,偶尔泡泡妞也会有些经验的,祝你好运,别再三更半夜来找我了。除非你是来说下次午饭你请客。”

 

电话挂得很迅速。阿尔弗雷德重新回到书桌前,但动笔没有多久又离开桌位走向厨房冰箱的位置,翻腾一会后掏出一罐可乐,冰凉略微刺激的感觉让他精神焕发。再怎么样也是要补充能量的,可乐对他来说就是最棒的功能饮料。

 

再回去写那份情书时好像被赐予了魔力一般,但是有头绪是件好事,在完成之后阿尔弗雷德准备缩进被窝的怀抱时已经忍不住想到亚瑟收到时那一副吃惊的样子,到底会怎么样?他是否能接受这份突如其来的请求?

 

这一切等明天就知道答案了。

 

 

 

 

第二天不知不觉已经过完一半,中午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一个人在学校天台充满迷茫地望着天空,手里紧紧攥着那份他用差不多一个晚上赶出来的情书。

 

他还是很担心,担心亚瑟会拒绝他,一句拒绝的话会让他的一切前功尽弃,还有的就是到底该放在哪里让他注意到这份塞着情书的信?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跟个初恋小女生无差了,天啊!这不像他自己,但承认此时他就是在经历自己的初恋,到底会不会在开头就结束还得看他喜欢的人给的答复。

 

想跟亚瑟来场轰轰烈烈的,永无止境的恋爱,似乎太过夸张了,但无所谓了。

 

阿尔弗雷德有些泄气地任凭自己的大脑开始乱转。

 

等到差不多接近放学,这个时间亚瑟基本都会在学生会办公室整理文件,这是阿尔弗雷德一直都知道的。

 

在观察附近都没有人经过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走了过去,但在开门前就犹豫了。内心是虽然忐忑不安,但是英雄绝对不走回头路!

 

从直接开门到选择敲门,貌似经历了一场很长的心理战,敲门之后等待了几分钟都没有回应,阿尔弗雷德已经在想也许里面没有人。

 

他擅自推开门,办公室里面真如他想的空无一人,一切都摆放得井井有条,会长桌位上还摆着对方离开前泡的红茶,还是温的,看来离开了并没有多长时间。这对阿尔弗雷德来讲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他想当面将这份情书交给亚瑟,第一时间听取他的答复,但不如过一阵之后亚瑟再看到,即便拒绝了阿尔弗雷德的交往请求,他觉得这样至少比第一时间听到拒绝舒服得多。

 

“他妈的亚瑟·柯克兰!”

 

阿尔甩下这句话摔门而出,这心理战搞得他筋疲力尽,在两个留不留的选择里想来想去,阿尔弗雷德还是下定决心将含着他一个晚上写出来的情书直接放在柯克兰的桌面上。

 

 

 

 

学生会办公室很少人进出,除了亚瑟·柯克兰。

 

学生会会长的扑克脸在大家看来都好像预兆着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除非真的有事情,不然没多少人愿意踏进去,所以阿尔弗雷德明目张胆地把信放在桌面的正中央,除非亚瑟眼睛瞎了,不然不存在看不到和没发现。

 

亚瑟在阿尔弗雷德离开不久就回来了,他心里还不停抱怨这教导主任临时扔给他的任务,明明已经忙到焦头烂额了,碍于好学生的身份,再糟糕的粗口也只能压在心里深处爆发。

 

亚瑟当然没有忽略自己桌面上那份信,他刚进来时以为有人恶作剧,但注意到上面写着“Alfred·F·Jones”时,他打死也不会忽略,即便放在角落他也会第一时间注意到。亚瑟在惊讶的同时也十分害怕,也许是阿尔弗雷德或是某人知道了他的秘密所搞的恶作剧,学校有不少人对他意见非常大,亚瑟自己也心知肚明。但同样自己一直悄悄喜欢阿尔弗雷德这个事实,这促使他鼓起勇气拆开信件看看。

 

“这玩笑...阿尔弗雷德...”亚瑟拆开信件时手都是颤抖的,一开始不管是恶作剧还是什么他都觉得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但注意到内容,这是阿尔弗雷德写给亚瑟的告白信,他觉得如果真的小鹿乱撞心房,那么他想那头鹿早就在上一秒蹦出去了。

 

内容不多,字数也是,字迹潦草得像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的性格一样。但从头看到尾,亚瑟已经快站不稳了,他不得不一直手撑在桌面上。

 

一如既往的阿尔弗雷德的风格。

 

【你也许不知道或许感觉不到,你的如翡翠一般的眼睛无时无刻在勾引这我】

 

【天知道你的声音是不是天使赐予你的,你无法相信你的声音像是在海上失去方向时的人在迷雾中听到的犹如人鱼虏获人心的歌声。】

 

【愚昧的人永远不知道你板着那张他们认为很该死的扑克脸在我面前简直像撒娇一样,我很想有撕破他的一天,亲手,让你露出别的不一样的表情】

 

【我喜欢你,从开学第一天,在新生典礼上你站在台上的那时候就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能否接受,我只想告诉你,阿尔弗雷德喜欢亚瑟·柯克兰!】

 

【反对意见统统不接受!】

 

【你敢反对我绝对会在你对我说拒绝前一口亲上你,让你永远闭嘴】

 

......

 

这些话根本让人没法拒绝,那个永远像阳光一样耀眼的大男孩,像光一样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的大男孩,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告白的话全都是阿尔弗雷德对亚瑟·柯克兰一个人说的。

 

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融化了一样,他忍不住捂住眼睛哭了,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喜欢自己,很感人的句子,即便是恶作剧也让他接受。

 

亚瑟·柯克兰喜欢阿尔弗雷德,如果这是真的由阿尔弗雷德写给自己的,他估计自己真的要疯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收到暗恋已久的人对自己的告白,是梦吗?他大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钻心的痛,现实不断的告诉他这不是梦,是真的!

 

亚瑟·柯克兰想到他不能站在这里,他要去找阿尔弗雷德!必须找他!有要说的话一定要当面亲口告诉他,他也喜欢阿尔弗雷德,从开学第一天,在新生典礼上,也许就是那时候不经意的小摩擦,不管是什么,亚瑟·柯克兰喜欢阿尔弗雷德。

 

学校这么大他到底去哪里找?但是亚瑟好像被人推着一样,往前跑,不管是什么方向,也许心的指引真的存在的话。

 

终于在篮球场,接近放学时间本应该人声鼎沸的地方,此时这里只有阿尔弗雷德还有刚刚跑过来气喘吁吁的亚瑟。

 

“亚瑟?你...”

 

阿尔弗雷德猜得到亚瑟看到那封信了,不管结果如何,他已经准备好下一句说什么了。

“亚瑟,我是说...”

“阿尔弗雷德,我是来...”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说出话,空气突然变得躁动起来,第一个脸红起来的居然是亚瑟自己,他也感觉到脸上的温度骤然升起。

 

“阿尔弗雷德,我是,我是说...”

 

亚瑟想大声对阿尔弗雷德说,我也喜欢你。但是声音刚好掐在喉咙,妈的这种时候!他气愤地想掐死自己,但是一定要说。

 

“阿尔弗雷德!我也喜欢你!”

 

几乎是同一时刻,不知道是时间变慢或是停止了,在篮球落地的声音发出来时,一阵风从亚瑟面前呼过,是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以最快的速度上前拥抱了自己。

 

抱紧自己的力度还不断加紧,仿佛怀里的是世界珍宝。

 

那温度,那感觉都让亚瑟·柯克兰每天都为此痴迷,是阿尔弗雷德的,来自阿尔弗雷德的,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

 

“亚瑟,你接受了?”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低沉得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在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兴奋,比起跑上去拥抱亚瑟,他恨不得直接把亚瑟按在地上狂亲。

 

他感觉到亚瑟拽进外套,“白痴,我...我一直都喜欢你。”

 

“太犯规了,亚瑟·柯克兰,我一直都不知道。”

 

就像我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也喜欢我一样。

 

亚瑟把头缩进阿尔弗雷德怀里。这不是梦,暗恋已久的人拥抱了自己,给自己写了份情书,一切都想梦境一样。

 

眼泪从亚瑟的眼眶那边不断流出,意识到亚瑟依旧在哭泣,阿尔弗雷德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他胡乱地擦拭着那仿佛流不完的泪水。

 

“白痴,真不像你,阿尔弗雷德。”

 

“现在也不像你,亚瑟。”

 

两人扑哧而笑。

 

“那亚瑟,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阿尔弗雷德问了这一句,他可没有等亚瑟回复是或否,嘴唇从轻微的简单触碰再到舌头深入,分不清是谁的唾液溢了出来,这个吻坚持了很长时间,直到亚瑟喘得厉害再分开。

 

这是谁都猜不到的故事结局,好像命运女神在推动一样,或许说,这两人本该就在一起了,只是两个人都是笨蛋。

 

还有一件事亚瑟没有跟阿尔弗雷德说,即便情书后面没有写【反对意见统统不接受】,他也不会拒绝这个大男孩,互相喜欢着本来就不存在反对意见。

 

 

 

END



评论(5)
热度(54)

© 北辰青鳥 | Powered by LOFTER